【2015对话校园精英(文体之星篇)】重理工陈旭:面朝川西线 骑行2166公里的心灵追逐

难题“倒逼”潜能 陈旭说:“骑行是一件快乐的事情,不仅能够加强体质还能应战自我,高中毕业后我就胡想能骑行去西藏,起初因为父母担忧路程阴险以是坚决反对。但是这丝毫不击退我骑行的决心,在大一大二时期每周我都会抽出一两天的时间在黉舍邻近及重庆周边的城镇如涪陵、潼南等中央坚持骑行,后来苦苦哀求才在大三征得父母同意。当获知川藏骑行的机会时我真是乐而忘返,打着假期川西骑行的旗号在一群骑友中挨个讯问志同道合者,有幸后来在贴吧上寻到了知己,真的来之不易使我倍感激动与爱护保重。”恰是因为这种不轻言放弃的性情
使得他在途中遇到难题也能自始自终坚持到底! 2014年暑假川藏骑行中面对的最大难题之一就是高原反应。在循环蜿蜒的山岳之间由上到下骑行时疾风凶猛,海拔转变敏捷,陈旭感到头痛耳鸣、胸闷乏力。这些病症带来的痛楚让他刻骨铭心:“尽管在上坡的时候自行车和车上行李的重量不足20千克,但是仅仅50米的距离足以前行半个小时。为了节省膂力我挑选骑车前行而不是推着前行,双手掌握左右弯转方向,眼睛凝视后方泥泞小路,耳朵聆听先后车辆喇叭,坚持全神贯注感受急促而均匀的呼吸声。想到再努力一点就能够到达顶点便动力十足。” 为了能充足应答川藏骑行中可能遇到的惊险如下雨滑坡、泥石流等,他们一行7人结伴从黉舍出发,在骑行之前做了充足预备:一个水壶解渴、四五件可敏捷拧干的薄衫取暖和、两件化纤速干衣预寒等,除此之外他们逐日都会制订骑行规划。陈旭回忆道:“因为环境艰苦,饮食生活必须做好细致安排。咱们每天早上6:00出发,住的中央就是30至40元的旅馆。早饭吃得太饱了骑行会撑,因为不能保证中途能够有吃的中央,没吃饱又没法支持
逐日80多公里的膂力。为节约开支,通常是照顾一些馒头和大饼充饥,因为它们是高能量又廉价的食品。”其实陈旭是一个比较挑食的人,若是在城市里他或许会挑选面包、牛奶等营养食品,但是在不挑选的条件下他学会了转变去顺应环境,用难题“倒逼”潜能。